首页 » 外汇投资 » 正文

2019美元趨勢

外汇交易入门网 2021/9/7 6:28:53 外汇投资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2019 美元 趨勢


IMF: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已知储备占比降至59.02%人民币占比上升】IMF发布去年第四季度全球储备数据。


  四季度,欧元在全球储备中的占比升至21.24%,人民币占比升至2.25%,英镑占比升至4.69%,日元占比持稳在6.03%,加元占比升至2.07%,澳元占比升至1.82%,未知或未分配储备占比升至6.53%。


  苏伊士运河等候通过货轮将于4月2日前全部通过,埃及媒体当地时间3月31日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奥萨马·拉比耶透露,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后,截至3月31日中午,已有285艘货船顺利通过运河。


  拉比耶说,其余等候通过运河的175艘货轮将在4月2日前全部通过。


   人民币汇率维持相对强势地位但不会持续升值  中国经济时报:人民币汇率是否会就此一路上行?  连平:自2017年至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曾有过多次较大幅度的双向波动,运行区间在6.0—7.2。


  影响这一时期汇率区间大幅波动的主要因素包括中美经济增长水平差异、国际收支状况、中美利差、中美博弈趋势以及美元指数走势等。


  其中中美博弈态势一度决定了汇率区间方向性波动及其幅度。


  随着美国新政府上台,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博弈相对缓和,对汇率的影响趋于淡化,而中美经济增长水平差异、国际收支状况以及中美利差变化等经济层面的影响则加大。


    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增长将保持中高速水平、国际收支仍将出现双顺差、中国利率水平仍将高于美国等一系列因素,决定了人民币汇率仍维持相对强势地位。


  但一系列因素或变量仍有可能推动美元阶段性升值和人民币阶段性贬值,从而形成双向波动的格局,人民币汇率难以走出一马平川的升值态势。


    美国新政府正在筹划和推动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计划近期推出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


  尽管这一计划落实会有一系列困难,但对美国经济未来的乐观预期和部分举措落地之后带来的实际效应,有可能成为美元阶段性走强的动力之一。


    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并在高位波动,美国通胀水平明显上升。


  通常美国货币政策在应对物价上涨方面会有一个滞后期,但货币政策收紧迟早会来。


  尽管美联储近期并没明确表态加息,但已经显现出对未来通胀发展的些许担忧。


  2021年下半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将卷土重来,甚至会一波强于一波,年底和明年初将会显现出加息的政策窗口。


  近一年来,中美利差已持续收窄。


  2020年11月20日,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到达2.48%顶点;截至2021年5月28日已降至1.4%。


  一旦美国加息,而我国大概率不会迅速跟进,中美利差就会进一步收窄,甚至可能会出现阶段性的反向利差。


  中美之间利差格局的变化及伴随而来的美元流动性收紧,必将给美元走强带来不小的推动。


    由于欧元在美元指数构成中约占到60%的重要比重,通常欧元的变化会对美元指数产生不小的影响。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美国经济的多方面表现将优于欧元区,后者的经济复苏和疫情改善程度则弱于美国,从而可能形成阶段性由于欧元走弱带来美元指数走强。


    当前和未来一个阶段,大宗商品价格将在高位波动,之后趋稳并有可能逐步下行,从而有利于减缓美元贬值压力。


  迄今为止,美元和美国国债市场仍是全球重要的避险港湾。


  全球地缘政治等因素带来的风险会造成国际避险资金青睐美元债券,从而阶段性推高美元需求。


   总而言之,人民币升值不是货币当局有意为之,升值是一系列因素的结果。


    第一,人民币升值是美元贬值的结果。


  5月以来美元指数(90.0337,-0.0256,-0.03%)进一步走弱,5月末跌至89.8467,较4月贬值1.6%,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5月升值1.7%,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1.5%。


  811汇改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的相关系数为63.1%。


  2020年至今的相关系数提升至90%。


  这说明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


    第二,人民币升值是中国经济和政策周期领先于美国在汇率层面的体现。


  全球疫情爆发后,中国最先遭受冲击,也最先从疫情冲击中恢复,中国经济同比增速的高点出现在今年1季度,环比增速高点出现在去年4季度。


  中国货币政策始终维持在正常范围之内,并没有无节制的总量宽松,更多地采用了结构性政策精准施策。


  去年4季度,中国社融增速触顶,今年3月以来社融增速加速回落。


  美国的问题主要体现为货币政策再次进入非常规状态,且放松力度史无前例,再配合多轮的财政刺激。


  美元指数走弱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第三,4月以来中国证券投资项目资金大规模流入是人民币5月爆发升值动力的重要因素。


  陆股通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北上资金净买入规模为2082.76亿元,其中4、5月净买入规模合计1083.74亿元,占比规模超过50%。


  境外机构4、5两月合计增持国债775.48亿元,而3月减持国债165.14亿元。


  并且,今年前5月货物贸易顺差达到过去5年同期最高水平,前4月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数据公布以来的最高点。


  国际收支形势对人民币近期升值有强势助推作用。


    第四,美元进入新一轮信用扩张周期决定了长期内美元弱与人民币强的格局。


  历史数据显示,美元信用周期与美元指数走势息息相关。


  信用周期领先于美元指数,扩张指向美元走弱,收缩指向美元走强。


  目前BIS的数据显示,国际信贷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反弹至44.4%,已经从2013年美联储QEtaper以来的低点回升4.5个百分点。


  由于美元是主要国际货币,国际信贷的币种以美元为主。


  全球信用扩张意味着美元信用派生会形成更大规模的美元供给,超越欧元(1.2179,0.0006,0.05%)、日本等美元指数的篮子货币。


  这样在信用扩张周期内,美元指数走弱也是应有之义。


  

本文为 外汇交易入门网博客原创,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nskjcd.com/whfy/3505.html

发表评论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