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汇知识 » 正文

coinspizza

外汇交易入门网 2021/8/22 15:23:51 外汇知识 0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

coins pizza


只有经历过这么多重重考验,才能证明一套方法稳定可靠。


  实际上,也只有经历过这么多考验,才能检测出这套方法潜在的问题。


  因为任何方法都有其适应和不适应的环境,一旦环境改变,则交易业绩曲线就会变化。


  老手们都懂的这些,而新手则更多关注于自己发现的新方法的闪光点,而不是短板


  帮助交易者获利的,是交易方法或系统的长板,这是进攻的长矛;给交易者带来致命损失的,是交易方法或系统的短板,如果无法察觉这些暗伤、渗漏点,交易者会败在“黑天鹅”事件上,如同没有盾牌的士兵。


  导致业绩曲线异常波动的,也是这些新手容易忽略的问题。


  自1980年以来,非农报告仅有12次在休市的状态下公布,对比了在以往美债市场提前休市以及正常交易两种状态下,非农报告公布之后的30、60和120分钟内10年期美债收益率的波动。


  结果显示,美债收益率对非农意外表现的反应非常强烈。


  具体来看,自2007年以来,在以往的耶稣受难日美债市场提前在当地时间中午12点休市的情况下,非农数据公布之后几小时内美国10年期国债的波动比正常交易日高两倍左右;若美债市场提前到当地时间下午2点休市(例如在7月4日独立日假期前夕),市场的波动大约比正常全天交易日高三倍。


  下周四,美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中金预计,美联储在这次会议上将维持鸽派基调。


    美国虽然疫苗接种速度较快,但一些地区也出现了疫情反复,对此美联储不大可能表现的过于鹰派。


  中金表示,维持之前的判断:美联储可能要到7月再讨论削减宽松,并于12月开启削减宽松进程。


  任何提前讨论削减QE的暗示都或是超预期的。


    下周四美联储将迎来议息会议。


  我们预计美联储在这次会议上将维持鸽派基调,一方面肯定就业与通胀数据的改善,另一方面强调疫情反弹带来的不确定性。


    对于劳动力市场前景,鲍威尔或继续强调对劳动参与率过低的关注,以此暗示货币紧缩(尤其是加息)不会很快到来。


  对于通胀前景,鲍威尔或淡化二季度CPI上行的影响,并暗示美联储能够接受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甚至不介意通胀达到2.5%。


    自上次议息会议以来,美国宏观数据普遍好于预期,给美联储带来一定压力。


    美国3月零售销售较2月明显改善,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进一步回暖。


  房地产市场保持强劲,3月新屋开工与销售都好于预期。


  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4月前两周的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分别降至57.6万和54.7万人,连续两周低于60万,为去年3月以来新低。


    价格方面,3月CPI同比增长2.6%,核心CPI同比增长1.6%,均高于预期。


  从环比看,3月服务价格指数加速上升,说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服务消费在加快复苏。


    但这些变化还不足以让美联储就此开启货币紧缩。


    首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一个月前的采访中曾表示,讨论削减宽松的前提是经济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


  我们的理解是,美联储要看到二季度美国经济数据表现良好,才会开始讨论削减宽松。


  这意味着在6月之前讨论削减QE的概率较低。


    其次,过去一个月全球疫情有所加剧,增加了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


  例如,印度每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不到4万人,飙升至超过30万人,巴西、德国、法国的疫情也有不同程度反弹。


  美国虽然疫苗接种速度较快,但一些地区也出现了疫情反复,对此美联储不大可能表现的过于鹰派。


  我们维持之前的判断:美联储可能要到7月再讨论削减宽松,并于12月开启削减宽松进程。


  任何提前讨论削减QE的暗示都或是超预期的。


    近期市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美联储削减QE是否会令美元走强?我们认为,如果单单是削减QE,可能不会推升美元。


    这是因为,从全球央行削减QE的时间表看,美联储的‘站位’并不靠前。


  上周三,加拿大央行已经宣布缩减QE计划,成为首个削减宽松的主要经济体,市场预计下一个削减宽松的可能是澳大利亚或新西兰联储。


  换句话说,美联储在削减QE方面是相对落后的。


  如果等到美联储削减QE时,全球经济呈现出全面复苏的情形,美元还可能因为‘再通胀’逻辑而受到压制。


   人民币汇率已到高位需政策出手抑制单边升值预期  第一财经:最近汇率市场的重磅消息,就是央行发布的自6月15号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两个百分点,从5%提高到7%,您怎么来看?半个月之前,央行副行长曾经说过,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一个合理均衡的区间之内基本稳定,也就是说政策层面已经认为现在已经不是在一个合理的区间了是吗?  陈东:我觉得可以从短期跟长期两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短期来看的话,显然人民币从疫情出现之前到现在破了6.4,那么出现了一个相当大的涨幅,涨得非常得快,基本上都没有停顿的这么一个涨幅。


  我想这个显然是对引导市场的预期是不利的,它会形成一个单边升值的预期。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说如果说政策制定者的政策目标的话,比如央行说我们保持汇率的基本稳定,实际上并不是说对美元基本稳定,实际上是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


  那么我们现在看中国的一篮子货币指数的话也是处在了2018年到现在以来的这么一个交易区间的上限,上一次达到这个位置是在2018年中左右,所以它也是到了一个比较强的位置。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央行出来做一点动作,来起到一个引导预期的作用,我认为这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是如果从长远来看,我们认为人民币它的政策的指向可能跟之前已经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最大的变数我觉得可能两方面:第一方面就是说在我们的最近新的五年规划里边,提出了双循环的经济发展战略,特别是重心要放在内循环,那么这个就意味着引导内需成为了未来工作的最重的重点;第二个方面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我们也认为在未来可能需要提速,那么保持人民币的一个相对的比较强势的一种情形,可能是比较有吸引力。


  

本文为 外汇交易入门网博客原创,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gzjiasheng.com/whzs/1316.html

发表评论